數字經濟的燎原之火

程實 原創 | 2020-01-16 11:22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焦點關注
關鍵字:數字經濟 

  金融科技在數字時代應運而生,它是數字經濟的一條分支,卻貫穿了數字經濟的始終。辨清數字經濟的全貌,對于把握金融科技的核心功能與發展趨勢大有裨益。自2017年被首次寫入全國兩會政府工作報告,數字經濟便具有頂層設計的戰略高度。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再提數字經濟,指出深化大數據、人工智能等研發應用,培育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生物醫藥、新能源汽車、新材料等新興產業集群,壯大數字經濟。數字經濟起初只是由生活生產的每一個切實細節衍生而成,最終卻貫穿了國民經濟的生產、交換、分配與消費全過程。數字經濟的星星之火何以燎原,關鍵在于它衡量出人的創造力、影響力的潛在價值,并以數據為生產要素革新了價值創造的方式,打破了傳統生產要素邊際收益遞減的陷阱。如果說傳統經濟是以物權、債權、土地使用權為核心的存量分配體系,數字經濟則是以人的創造力、影響力、技術知識等作為數權核心資產的流量分配體系。因此,數字經濟將對經濟增長乃至社會階層產生顛覆性變革,其釋放的巨大紅利是未來各國博弈中不可輕言放棄的戰略據點。

  數字經濟是指以數據為生產要素、以載體升級(由硬件設施及軟件技術共同驅動的現代信息網絡)為全要素生產率提升的手段,廣泛參與到生產、交換、分配及消費等過程重構商品價值,促進實體經濟效率提升與結構優化的新型經濟生態。

  在傳統經濟學中,勞動、資本、土地及企業家才能構成了生產四要素,而四大要素對應的報酬分別為工資、利息、地租與利潤,構成了國民收入的來源。數字經濟并沒有擯棄傳統四要素,而是在此基礎上新增了數據這一生產要素,而數字經濟的產出則是數據作為生產要素在經濟活動中創造的附加值(數據價值)。以工業生產為例,將工業的人、機、料等全要素利用互聯網技術連接起來,通過大數據分析和處理,優化資源配置,降低企業成本,提升企業效率,從而增加的企業利潤,即為數據作為生產要素得到的報酬。當前,數據價值已成為電商、數字媒體等產業中的核心價值,但在農業、工業等傳統產業中數據的價值尚待挖掘。

  從生產要素角度看,數據在價值創造過程中由需求驅動,具有“高乘數”效應。傳統經濟學中,由于中介的層層嵌套,生產端與消費端之間存在割裂,生產者往往無法即時獲知消費者的實際需求。由此,傳統的價值創造由生產端主導,但往往會造成供需不匹配,出現無謂損失。在數字經濟時代,得益于即時高效的信息網絡,生產端與需求端無縫銜接,人的需求、人的預期、人的價值深度改造實體經濟的每一個細分市場,驅動了數據的價值創造。此外,傳統生產要素在經濟增長模型中,不可避免地都面臨邊際效益遞減,而數字經濟則旨在突破這一陷阱。人的創造力與影響力蘊含于數權分配體系中,以更有限的人力與資本創造更大的價值。

  以2019年的風向標直播帶貨為例,網紅薇婭2018年在直播間創造了27億的銷售額,而2019年僅在雙十一期間她就創造了等額的銷售量。在傳統經濟中,達成類似銷售額的企業無疑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資本乃至時間,但數據的“高乘數”卻讓“輕資產”的爆炸式增長成為可能。直播帶貨的高乘數來源于兩個方面,首先是模式創新,充分利用網紅經濟的粉絲效應;其次是數據共享,每一個擁有移動設備及網絡的人都能同步收看直播內容。值得注意的是,這27億的銷售額中,由勞動力、資本等傳統制造業生產要素形成的商品價值被壓縮,而真正的巨大價值是由以人的創造力、影響力為核心的數據創造的。

  第一,人的創造力在數據的高效賦能中得以體現。商業模式創新是數字經濟的伴生物,也是數據價值創造的根本途徑。過去十年,我們見證了數字經濟商業模式的百花齊放,電商將土地、人力等傳統生產要素投入向數據轉移,而短視頻則是集結人的創造力,通過最小化生產單位(每個人都能成為內容創作者)撬動了海量數據價值。模式創新是對數字化信息的再度開發,也是對勞動力資源的重新定義。

  第二,人的影響力在數據的無損共享中達到極致。傳統的四大生產要素,無一例外具有一定的排他性,即每件商品的價值都由對應的工資、利息、地租及利潤構成,已經對應的報酬無法再給其他商品提供價值。但數據則不同,其邊際復制成本幾乎為0,嫁接于現代信息網絡上無限傳播,可抵達每一個受眾。因此,人的影響力以互聯網為媒介不斷擴大,并最終借助數據確權,形成商品的高附加值。

  從全要素生產率角度看,載體升級是數字經濟長期的增長源泉。以硬軟件相結合構成的現代信息網絡是數字經濟賴以生存的重要載體。硬件設施包括5G、芯片、半導體等,5G落地升級網絡基礎設施,而芯片研發則旨在打破算力限制,為AI和區塊鏈的技術突破解除物理瓶頸。軟件則包含人工智能、區塊鏈以及自動駕駛等新型技術,提供核心算法與協議共識。軟硬相輔相成,缺一不可,共同推動現代信息網絡從Web2.0進階至Web3.0。如果說Web2.0成就了各行各業的互聯網巨頭,運用互聯網技術精簡傳統經濟結構中的中介架構,對實體經濟“提效率”與“降成本”,那么Web3.0就是減少這些互聯網巨頭的壟斷與尋租,真正實現效益的最大化。

  載體升級決定了數據作為生產要素的共享程度(以何等速度和廣度),同時也決定了模式創新的可能性(以何種方式價值創造)。數據共享,看似零成本,卻只有在順暢的信息網絡和普及的移動設備下才能實現。而模式創新,在沒有載體升級的情形下終有一天會枯竭。正如裹挾于智能手機的APP革命,嫁接于4G網絡的短視頻爆發,載體升級帶來的是數字經濟增長的整體升維,也將為模式創新碰撞出靈感的火花。

  在厘清數字經濟的價值創造途徑后,我們再將數字經濟在實體經濟中的滲透,分別與生產、交換、分配及消費環節環環相扣,即可覆蓋數字經濟在應用層面的各行各業。

  消費(2C端):紅海中探索。在中國,數字經濟的2C端發展勢不可擋,體量龐大,已經孕育了騰訊、阿里等一系列上市公司,涵蓋電子商務、數字媒體、智能醫療、智能家居及在線教育等多個行業,培育了共享經濟、短視頻、粉絲經濟以及直播帶貨等商業模式。經歷數輪消費下沉后,當前2C端應用已成一片紅海,移動互聯網月活躍用戶規模同比增長率已由2017年的10%降至2019年的3%以下。雖然擴張節奏已明顯放緩,但數字經濟仍在不斷探索新模式。

  生產(2B端):風口處積淀。伴隨2C端的蓬勃發展,企業與消費者的聯動更為直接,消費者話語權不斷增強,促使消費需求成為產品迭代的重要依據。因此,2B企業服務已成為數字經濟的下一個投資風口,涵蓋行業包括工業互聯網、云計算、SaaS等。雖然以阿里巴巴、騰訊為首的互聯網企業持續加速布局這一領域已有時日,但在中國,訂閱式付費習慣仍有待養成。相比美國SaaS一二級市場的火熱交易,中國企業服務的爆發式增長也因而姍姍來遲。以阿里巴巴為例, 2019年度(2018年6月-2019年6月)阿里巴巴的整體營收高達5,980億美元,而企業服務板塊營收僅為68億美元。

  交換與分配(金融科技):爭議下成長。從2017年趣店的風光上市到網貸平臺的清理整頓,從比特幣的大起大落到區塊鏈的務實落地,金融科技在質疑和歡呼聲中逐漸褪下了神秘的面紗。金融科技,雖曾充斥著詐騙、黑市與投機等不安定的因素,但從理性角度看,在合理監管下金融科技的發展是必然趨勢。從交換功能看,數字支付當前已成為深度用戶習慣,央行數字貨幣及Libra或將再添顛覆性變化。從資本的再分配功能看,小額借貸、財富管理、保險等細分行業不斷融入技術元素,以大數據分析、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新技術改革了傳統定價模式,讓普惠金融成為現實。

個人簡介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研究部主管,2007年畢業于復旦大學,獲經濟學博士學位。研究領域為全球宏觀、中國宏觀和金融市場,F任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理事會成員,盤古智庫學術委員,中國人民大學和安徽大學碩士研究…
每日關注 更多
程實 的日志歸檔
[查看更多]
贊助商廣告
开元棋牌官网app下载 内蒙古快三 280组选的关系 新浪竞彩篮球比分直搐 单机捕鱼大亨 湖南快乐十分前三走势 福建十一选五前三直最大遗漏 胜分差什么意思是什么 内蒙古快三 新疆18选7 五行选号法